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我在朝鲜的日子(67)

2022-11-29 00:42:57 42

摘要:——医院探望前岳父叙说旧事再见冯丽依然如故探望住院的岳父今天我带着女儿一起去了老家县城,打算去探望一下正在住院的岳父(曾经前妻的父亲)。这次从朝鲜回来,父亲意外得知了我曾经的岳父因为身体不好,动手术住进了医院,便让我去医院看看。我本不想见到...

——医院探望前岳父叙说旧事

再见冯丽依然如故


探望住院的岳父

今天我带着女儿一起去了老家县城,打算去探望一下正在住院的岳父(曾经前妻的父亲)。

这次从朝鲜回来,父亲意外得知了我曾经的岳父因为身体不好,动手术住进了医院,便让我去医院看看。

我本不想见到他们,前妻已经远嫁他乡,自己还是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接受不了她无情地离开了我们。

然而想到还有孩子,不管怎么说,女儿跟着岳母生活了一段时间。我回来经常听孩子提起姥姥家的事情,很想念姥姥还有小姨。

今天女儿听说我要带她去见姥姥姥爷,尤为显得高兴,期待着可以早些看到姥姥。

人总归不能太过自私,为了自己的孩子,更为了活在世间的无奈,我最终还是放下了男人所谓的尊严,答应父亲,带着女儿,走进了医院大门。



我带着女儿先去了医院旁边的超市,孩子应该也是很少到超市,她看着里面摆着的各种糖果,简直有些眼花缭乱。

一路跟在我身后,过去了还在望着那些糖果,眼神之中充满了渴望,却没敢开口,看得出孩子很喜欢那些摆放着的糖果。

父母常年在家,日子过得很是清贫,他们肯定不太会惯着孩子。女儿并不会像其他孩子那样,平时可以有不少零食享用。

我提着几箱礼物走出超市的时候,女儿的手里多了一小袋糖果,嘴里含着块糖,兴奋地跟在我身后。

走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心里还有些酸楚。刚才在超市结账的时候,我问女儿喜不喜欢吃糖果。结果她却摇了摇头,低低的声音,对我说出了令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话:

我不想吃糖!爸爸在外面挣钱不容易,只有挣了钱才能带妈妈回家。到那时候你们就不会不要我了……”

此刻我一时间语塞,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安她。孩子越发的懂事,我内心更为难过。

这些话应该是在家的时候,母亲可能无意间告诉她的,想让孩子不乱要东西,没想到一直被她记在了心里。

“你选个喜欢的吧,爸爸现在有钱,可以给你买了。”

女儿听我说完,她犹豫了许久,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兴奋,这才怯怯地惦起脚尖,在柜台上选了根棒棒糖。

“爸爸!我要这个就好了,我们赶紧走吧。”

此刻我感到真的很欣慰,孩子这么小,难得这么懂事。

最终,我还是给女儿称了不少小孩子喜欢吃的零食,递给了孩子。

孩子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平常少有的满足和开心。一路跟在我身后,连走路都比平常欢快许多。


再见冯丽

我带着女儿来到医院楼下的时候,拨通了岳母的手机号码,接电话的却是孩子的小姨—冯丽。

话筒里传来了她意外的声音:

“姐夫?你现在不是出国到朝鲜出差了吗?怎么现在来了?………”

“我这两天刚回来,你下来接我一下吧。孩子也一起过来了。”

“豆豆也过来了,你们等着,我马上下来。”

冯丽得知我已经到了医院楼下,着实着实出乎了她的意料。她还没挂上电话,我在话筒里听她高兴地告诉老人,我过来看他们来了,要下来接我们,说着挂掉了电话。

我先前在家乡开办工厂的时候,前妻就介绍了自己妹妹冯丽在办公室上班。那时候总觉得冯丽像是前妻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随着我们相处的时间久了,我和冯丽相处的关系还不错。她虽然是大学生,但并没有文凭带给自己的优越感。

工作中许多事情都特别上心,那时候确实帮了我不少忙,使得我们并没有因为她姐姐的离开,而变得生疏起来。

这两年,虽然我和她姐已经分开了,她还是坚持喊我姐夫,平常她遇到什么事情,有时候还会打电话给我,丝毫没有受到她姐姐的影响。

我女儿跟着她们的时候,冯丽没少帮忙带孩子,两人之间的关系处得特别好。

只是这两年她去了外地上班,孩子见到她的时候少了。听母亲说过,冯丽出门回来,都会买不少零食,过来看女儿,还会带出去玩上两天。



“小豆豆今天也来了呀!让小姨抱抱………”

冯丽下楼,看到我和孩子便打起了招呼,她还是和先前一样,做事风风火火。一见面便抱起了孩子,招呼着我跟着她走进了住院部大楼。

我拎着东西,跟她走进电梯,一路上女儿在她怀里,心情特别的开心。原本属于孩子的天真无邪的快乐,再次回来了,看得出两人之间的感情真的特别好。

冯丽抽身还是问起了我:怎么想起现在回来了,你不是还需要很长时间回家吗?

“我主要还是想回来看看,正巧有人过去顶岗,便有时间回来探亲了。…爸现在怎么样了?”我回应着她,问起了岳父的身体状况。

“做完手术已经有两天了,现在的情况还算稳定。还是谢谢你能过来。”

冯丽说着,带我走出了电梯。医院走廊里随处可见躺在简易床上的病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床上,等待着医生的召唤,才能排队优先安排检查。

她领着我们一路走到了走廊尽头,左侧病房门口站着已经守在这里,等着我们过来的前岳母。

“…,你过来了。 回来这么忙,还专门跑过来,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

岳母的脸上写满了不自在,看到我时的眼神变得有些躲闪起来。当初是她坚决反对我们再在一起,最终导致了我们走向了婚姻的尽头。

女儿这时候,从她小姨的身上挣脱下来,嘴里喊着:“姥姥!姥姥!”,扎进了老人怀里。

岳母看到女儿,脸上露出了对孩子溺爱的表情,把女儿拥入怀里,满脸慈爱地回应着女儿。

我先前对她确实有着不少偏见,总认为是她从中作梗,才导致了我们的婚姻失败,一度不愿意原谅她。

后来我慢慢改观了,老人家虽然话多了一些,说得不太中听,然而她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好,倒是可以理解。

看到她对女儿倒是真心的疼爱喜欢,我慢慢地倒也释然了,没有了先前的怨恨。

“妈!我们进屋吧!”

“好!好………”

岳母转身的时候,我依稀看到了她眼圈之中的泪水,她抱着女儿走进病房的时候,悄悄擦干了眼角的泪。边走边冲着里面喊到:

“老头子!你看看谁来看你了。”


病房叙说往事


曾经精神抖擞的老头,此时变得有气无力地躺在病床上,脸上布满了愁容。焦黄的脸色,看上去更像是大病初愈。

我站在病榻前,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大,你好点了没有?”

犹豫了很久,我实在找不出其他更好的称呼,只得像往常一样,喊出了口。

躺在病床上的岳父,听我说完,嘴角微微抽搐着,眼泪滚了下来。

“爸!今天我姐夫过来看你了,你怎么还哭上了。”

冯丽走过去,帮老头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故作轻松的说道。

“孩子!我们家对不起你啊!……”

病床上的岳父,努力调整着心态,开口向我说道。

我被冯丽拉着坐到了病床对面的椅子上,听到岳父开口,说出这样的话,我的眼泪也不挣气地掉了下来。心里有着诸多的酸楚,只是我平时很少向人提起。

此时听到岳父说出的话,自己内心有再多的委屈,感觉都不重要了。

“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我们终究还是有缘无分。………”

冯丽陪着女儿和岳母一起走出了病房,把空间留给了我和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家。

我们沉默了许久,岳父先开口向我说起了这两年,我不在家时发生的事情。只是向我谈起的时候,言语之间透露着无奈、无助。

自从我出门打工以后,前妻把女儿丢给老人,也跟着同村人去了南方打工。 起先她还和自己的妹妹在同一家工厂上班,后来独自一人跳槽去了另外城市。

后来老人家还是听小女儿冯丽说起的,前妻是通过手机网络聊天,结识了四川人。两人相识不到一年时间,便执意远嫁他乡,跟着那位四川人回了家乡。

就连这次老人动手术,前妻都没有赶回来,还是妹妹冯丽辞职回来,在医院里前前后后帮着家里操持着。

说到此处,老头的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前妻跟着那位四川人走的时候,一家人苦苦劝她不要走,最终还是没能留下她。

据冯丽后来说:姐姐临走时哭得特别伤心,她只是不想再继续呆在这个伤心地了,更觉得无颜面对家人还有孩子,赌气离开了家。

我不时安慰着岳父,让他情绪不要过于激动,现在刚动完手术,需要好好保重身体。不要想太多了,现在已经这样,终究改变不了什么,还是各自安好吧。

冯丽带着女儿回到病房的时候,孩子手上多了件芭比娃娃的玩具,她刚才带着孩子肯定又去楼下,买了玩具回来。

孩子一见到我,便高兴的对我说道:

“爸爸!爸爸!这是小姨给我买的玩具,好看吗?”

我努力地点点头,笑着回应她:“特别好看!”

转脸看向冯丽说道:“干嘛给孩子买这么好的玩具,你挣钱也不容易啊。”

“没事!小豆豆喜欢就好。”

我起身站起来,冲着病床上的岳父,安慰地说了几句,便向他们告辞了,临走时,岳父眼神之中充满了不舍。

“我以后回来,有时间了就带孩子回家看你们。”

岳父眼含热泪地点点头,努力想起身送我们离开,我轻轻扶着他躺了下来。趁他不注意,我在枕头底下,给他放了一千块钱。

钱虽然不多,这也算是自己的一点心意吧。虽然已经离婚了,毕竟曾经还是很好的一家人。

虽然现在已经分开了,曾经相处的感情还是有的。至少还要让孩子心里感觉到,这里依然都是特别爱她的亲人。

现在虽然失去了妈妈的陪伴,至少还有这么多人爱她,陪着她一起慢慢长大。



“姐夫”

“你回来把自己工作辞了,以后有什么打算么?”

冯丽送我们走出了医院,她抱着孩子,陪着我一路往车站方向走。

“暂时还没有考虑,爸现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身边离不开人。他们都不识字,我也没办法出门啊。先这样呗,走一步算一步吧。”

冯丽倒是随性的说着,她虽然嘴上这么说,我还是能够看得出,她内心充满了无奈。

前妻已经远嫁他乡,现在家里只剩下她自己了。以后家庭的重担,恐怕都要压在她身上了。

“先照顾好老人吧!后面有机会再工作,你要是想出来工作了,记得联系我,我会想办法给你找份合适的工作。”

我冲着她说道,虽然现在不比以前了,就冲她还愿意喊我一声“姐夫”,我会愿意帮她找份稳定的工作。

“好的,还是姐夫对我好,到时候我需要你帮忙,一定会打电话给你。”

我接过已经在冯丽怀里睡着的孩子,抱着女儿继续往前走。平时没怎么带过孩子,现在抱着总觉得特别的费力。

没抱多长时间,冯丽再次接了过去。冲我笑道:男人都不怎么会带孩子,你这样怎么能让人放心。

她还让我回去告诉我母亲,家里如果实在忙的话,可以把孩子送过来,她和岳母都可以帮助带带孩子。

“你现在还没有找好对象吗?应该要找一个人好好过日子了。”

“不着急,现在还不想找,再说也没有遇上合适的。我看到你和我姐这样,我都感到害怕了,不敢结婚了。”

冯丽听我说起了她,随即转移了话题,跟我聊起了别的事情。

她一直把我们送到车站,看着我们乘坐的公交车离开,她才恋恋不舍的往回走。

女儿安静的坐在我身边,望着窗外的小姨,稚嫩的脸色看上去有些不舍。车子走出老远了,她还在望着窗外离开的小姨。

回去的路上,女儿一直躺在了我怀里,渐渐进入了睡梦之中,她的嘴角上扬,仿佛在做着自己的美梦,看上去特别的招人喜欢。

这时候,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未来的某一天,肖倩会不会和女儿见面,她们之间能够相处的好吗?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发觉自己想的太多了,就算是自己愿意,恐怕肖倩也不会同意。谁会接受我这样带着孩子的男人啊,更何况还没有什么钱。

人有时候总会有着各自想法,总期盼着好事可以降临在自己身上。然而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好,有的只会是经历过重重磨难过后,才能见到风雨后的彩虹。


父辈的分享

我带着女儿回到家里的时候,父亲今天难得没有出去干散工。我们走进院子的时候,正看到他手上拿着我从朝鲜带来的特产准备往外走。

“回来了!你的老丈人没什么事了吧。”

我点了点头,看着父亲手上的东西,不解的问道:

“这都是从朝鲜带回来给你的,你这是要送给谁呀?”

父亲欲言又止道:“你们兄弟俩不在家的时候,邻里之间没少帮衬咱们家。这不,你妈看你带来不少东西,就想着让我送给他们尝尝。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外国的,看着稀罕。”

我在父亲洋溢着笑容的脸上,看到了他平日不曾有着的自信。有心想提醒他,这些东西都是些贵重的礼品,最终我还是没有开口相劝。

望着父亲快步走出大门的背影,我反倒有些明白了他的做法。邻里之间的馈赠,根本不会在乎物品本身的价值,更为难能可贵的应该是邻里之间透露分享互助。

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

我在父辈的身上,得到了更好的验证。不像现在的都市生活,同住一层楼,恐怕很少会有人在意邻里之间的相处。各自奔波劳碌,为了各自的生活拼搏。

周边邻居,得知我从朝鲜回来以后,吃晚饭的时候,大家都端着碗,纷纷走进我家院子,围着我好奇的问东问西。

向我打听在朝鲜的生活,让我说点让他们感兴趣的朝鲜奇闻趣事。

邻居大婶还笑着问我,家里都已经离婚了,不如带回个朝鲜媳妇,也能让她们开开眼。

大婶的话,引得其他人一阵大笑。我有点不好意思,忙着向他们解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朝鲜的姑娘是不允许外嫁,外来人员对当地需要有特殊贡献(投资需要五百万人民币以上吧),这样才能在平壤居住,才有机会在当地结婚……………

大家吃完碗里的饭,还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农村人都是这样,邻里之间会聚在一起,闲聊半天。

大家相互攀谈起来,母亲拿出我带回来的糖,特别高兴的挨个分给大家,无比自豪的告诉邻居,这是儿子带回来的外国糖果,让大家都尝尝鲜。

我在家里的这几天,父亲难得的没有出门做事。让我陪着他们去了几家亲戚家里,带去了我拿回来的特产。

我们去玩小姑家的时候,小姑知道了我已经离婚。立马就和小姑父商量,隔壁村上有个刚离婚的,在想帮助撮合我们。

还没有等我开口,母亲来了兴致,连忙向小姑打听起了对方的家庭条件来,开始想着让我去相亲去呢。

我坐在旁边,满脸尴尬的告诉母亲和小姑,自己暂时还没有考虑成家,想缓两年再做打算。

不知怎么回事,我向母亲说起这些的时候,脑海里莫名的浮现了肖倩的身影。曾经一起生活中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肖倩的消息

我望着正在热聊的母亲和小姑,不忍心打扰她们。坐在旁边无聊的翻起了手机,自从回到国内,手机已经恢复了正常使用。

刚才只顾得陪着小姑父一家人闲聊,手机来了两条消息,都没有注意。

其中一条消息是冯丽发过来的,我走了以后,她整理枕头的时候,发现了我留下来的那一千块钱。老两口见到后,还想着让她还给我呢。

我直接回复了她,让她收好,算是自己的一点心意吧。她发来消息很感动,也算是替老人谢谢我。

得知我过几天就会回朝鲜上班,她还特意嘱咐我,走的时候一定要告诉她,到时候送我一下。

我爽快的答应了,本就打算想在离开的时候,再去探望一下他们。

另外一则消息是在朝鲜的肖倩发来的消息,是段语音,问我在家干什么呢?

里面还有小赵的声音,她们是在朝鲜的咸兴市去工厂的路上,发给我的消息。

朝鲜那边已经给公司发了我的邀请函,再次过去朝鲜的手续已经开始办理了,过不了几天时间,我就可以再次出发去朝鲜了。

肖倩得知我回家后,一直带着女儿。还非的吵着让我拍张孩子的照片,发给她。

若不是她在朝鲜,手机电话费用超贵,恐怕她早就发视频过来了。

肖倩还想让我给她听下女儿的声音呢,若不是怕吓到女儿,倒还真想让她们俩开语音聊聊天。

我陪着父母走了几家亲戚以后,剩下的时间属于我和女儿。我带着她一起去了县城里面的游乐场所,顺便去童装店给她买几身新衣服。

带着孩子进去童装店买衣服的时候,还发生件尴尬的事情,很久没有带孩子了,连女儿穿多大码的鞋子都不知道怎么买了,最终还是女儿提醒了我,叫来了她的小姨冯丽。

冯丽赶到的时候,看到我手上买的衣服,惹得她笑了起来。

她边取出衣服,边告诉我:你还真是不会照顾孩子,连买衣服都不知道应该买多大尺寸的。

小孩子正是张身体的时候,买衣服肯定是要买大上一个尺码,现在我买的都是刚刚好的,说不定过段日子,孩子都不能穿了。还有准备买的鞋子,也是同样的道理。她领着我们爷俩又挨个把衣服换大了号码。

回家的路上,我还在回想着白天冯丽的话,自己真是汗颜啊,由衷的感到深深的挫败感。现在自己连给孩子买衣服,都不会,我这个父亲做的真是失败。

女儿并没有在意我的自责,一路之上,她躺在我怀里,安静了许多。兴许是白天玩的太累了,睡了很长时候,醒着的时候,总会盯着我买给她的衣服,满脸写满了开心的表情。

我在家的这几天时间,母亲总想让我去见见小姑说的那个女人,每回都被我回绝了。

父母想让我考虑一下再次组建家庭,他们的年龄一天天大了,小豆豆总归需要人照顾,整天跟着爷爷奶奶,也不是长久之计,以后上幼儿园,上学,事情只会更多。

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答复父母,自己还是向他们做出了承诺,已经在为自己未来打算了,说不定过段日子,就会带个媳妇回来让他们瞧瞧。

父母听后,也不再提让我去相亲的事了。原本还有些忧愁的表情,慢慢地消失不见了。

在家和亲人相聚的日子,总会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又到了我要离开家的日子了,头天晚上,我陪着父母,一直聊到了深夜。

父亲平日里虽然不善交谈,今天晚上的话出奇的多了起来。我们爷俩坐在房间里,突然发觉有了说不完的话题,埋藏在心底这么多年的心底话,此时有了倾诉的对象。

我向父亲说完以后,自己感觉长长出了口气,突然发现父亲也能体会到我在外地不容易,理解了这些年来的变化。

母亲还在为我收拾着行李,把我带回来的朝鲜特产,每一样,又取出了一份,给放进了行李箱。

让我带回到公司以后,分给同事尝尝,这样也能维护一下同事间感情。

母亲的话题转向了已经熟睡的女儿,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两年我不在家,苦了孩子了。虽然跟着自己的爷爷奶奶,毕竟不如跟着自己的爸爸妈妈。

后来我提到忙时可以把孩子送到她姥姥家照看,父亲还是提出了他的顾虑,担心以后孩子跟这边生分了。


再次踏上征程

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女儿还没有醒。她还在睡梦之中,我不忍心叫醒她,只是过去轻轻的亲了亲孩子的额头,她晚上睡觉还在抱着买给她的新衣服和玩具。

我轻轻的关上房门,不敢面对孩子渴望的眼神。只好想着提前赶路,免得孩子看到我离开,舍不得我走,我都能想象得到,离别时的场景。

父亲陪着我去乘公交车,清晨路上行人还不怎么多,车子还有一会才能到。

父亲抽着烟,蹲在路边,望着公交车来时的方向。两鬓斑白的头发,让我此时感觉自己很没用。

没能尽到做儿子的责任,不仅没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现在他们还在为自己操心。特别是在这样离别的时刻,更让自己心酸。

这次回来,看到日益懂事的女儿,还有上了岁数的家人,深深明白了自己身上的责任。

以后我要做好一个好父亲,还要做好一个好儿子,更要做好一名好丈夫。

前途漫漫,一路艰辛,为了自己的家人,自己需要努力前行。


未完待续!后续继续更新朝鲜之行,分享异国他乡的精彩瞬间!

我再次离开家乡,踏上了前往朝鲜之行!出发去公司报道之前,还需要前去北京,帮着金春香办件事情。

我从朝鲜回来的时候,她一再关照我,去北京一趟。虽然路途遥远,忠人之事,必定要完成。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